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情系凤凰古城  

2007-12-28 14:43:54|  分类: 旅游&区域人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西北的海情系凤凰古城

              

    早就想来看看凤凰古城了,想看看沈从文先生笔下所描述的洗衣妇女、吊脚楼和小背篓;想看看沱江岸边已经为我等待了千年的古城墙和古朴的青石板路;想看看千年前的那个清晨,在沱江彼岸的小轩窗旁梳妆的你,是否浅笑依然。

    今年四月的一天晚上,我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凤凰古城。

    下午在张家界我们一行包了中巴客车,乘车去往美丽的凤凰城。

    途经芙蓉镇(原名王庄,后因这里拍过电影《芙蓉镇》而改为此名),我们短暂停留,匆匆的浏览了夕阳下的芙蓉镇。小镇是那样的平静安详,那样的古朴恬静,那古老的石板街并没因为名字的改变而改变,尽管路两边都是小小的商铺,但一切都是在静静的进行,没有半点的熙攘与喧嚣。只有我们一行匆匆的走在这石板街上,看了看刘晓庆曾亲自掌过勺的米豆腐店,在“芙蓉镇汪氏姜糖——芝麻型”的小店铺买了几斤姜糖,又匆忙的为同行的朋友们拍了几张照片,就已经夕阳西下天色渐黑。我们告别了小镇,上车继续前行。  

   行至晚上十点多,只听司机师傅说了句:凤凰城到了。一句话让车上昏睡的人们一下子来了精神,个个急忙将脸贴近车窗,向外张望,在我们的期盼的目光里,车子缓缓地驶进了古城。当车驶过凤凰大桥时,只见沱江两岸的吊脚楼外,都挂着红红的灯笼,照得沱江水面灯影晃晃,仿佛满天的星斗落在江面。我急忙叫停车!我们一行在凤凰大桥下车,走到桥下,在沱江边吊脚楼找了个小客栈,放下行李,就急不可待的拿起相机走向江边。沿江边前行,脚下是平整的青石板路,江的一侧是木栅栏,另一侧是高大古老的城墙。走在夜色凤凰的石板街上,灯光是昏黄的甚至是暗红的,犹如红葡萄酒洒在月下,只有在夜色凤凰,我才能清楚地看见凤凰人----显露出她停止在时间光芒中最从容和真实的一切。 走在夜色凤凰的石板街上,所有的幸福都是安详的,也是清晰的,随便一扇亮着的窗户或一声狗叫,都能让凤凰刹那间变得柔软或锋芒起来,随便一个哪怕是细微的脚步声,便能唤来全城所有家狗的嚎叫声,并成为所有凤凰人梦乡的一部分。

    夜色凤凰是美的,梦乡凤凰是香的,所以凤凰人是幸福的。脚下的灯光打在饱经沧桑的城墙上,我同行伙伴说这美丽的色彩不知要比舞台上的布景美过多少倍?走在这样美丽古老而又新鲜的场景中,仿佛真的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已是深夜二点多了,仍没有睡意,真想漫步到天亮,由于几天旅程实在太累了,匆匆走了一段就返回小客栈,枕着沱江的“哗哗”流水声,进入了梦乡。

                

     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起床了,心想拍一点沱江日出的图片,没想到天不做美,下起了小雨。可转念一想,雨中或许别有味道,于是便走出客栈,走向江边。到桥边一看,嘿,游人可真不少!个个拿着名牌相机,“长枪短炮”、还有摇头相机,仿佛要在这里举办相机展示会似的!其实呀,是烟雨蒙蒙的沱江美景使游人止步,是沱江中的小船泛舟让大家聚焦,是沱江两岸吊脚楼让人们凝眸,是沱江小桥上来往的行人引人凝神,身临其境,谁肯辜负、谁又敢辜负沱江的一片美意呀!快快架起相机,啪啪啪。。。。。。

    这次出来,在赶往机场的时候,我把三角架忘在了车上。这样,我便自个儿一边走一边欣赏着清秀的沱江,很长时间都没有举起相机,一怕拍不好会有损沱江秀容,二怕快门声打扰了沱江的这份美丽与宁静,便决定做一回单纯的游客吧!

    我在雨中寻找沈从文先生笔下的沱江。沿着古城老街小巷,漫步河畔江边,无需言语,无需表达,你就会感到自己与凤凰早已相融。雨中的沱江两岸,远山叠翠,雨雾弥蒙,似一幅素妆淡抹的中国画,任由多少笔墨也不能描绘其姿态和秀容,任凭多少语言都无法形容其气质与精髓?我恨我笔的笨拙,我恨我语言的贫乏……沱江这幅画,它是一帧活动的画,变换不同的角度,会让同一地点,同一人物,同一主体,显现不同的景象,不同的意境,真是“远近高低各不同”!就好象是有史以来所有的书画大师,都在这里尽情的挥洒着他们的才华,尽情的挥洒着他们的笔墨,从而留下了这一幅幅千古不朽的画卷!图中山顶上的新式楼群,就有当代著名画家黄永玉的故居。美丽的山水,古老的文化底蕴养育了一位位杰出的大家,这里有文学家、历史学家沈从文,政治家教育家、中国第一个民选总理熊希龄,当代画家黄永玉,还有大家喜欢的歌唱家宋祖英。

                 

    现在回忆起来,我真的是被那夜河两岸高低参差的吊脚楼上似真似幻的迷离灯光倒映着一条流淌了千年的大河所深深吸引!真不知道,我所看到的--沱江,是不是沈从文先生笔下的翠翠划着小船在向我挥手高歌:“哥哥走过百石崖,金子银子滚下来,金子银子我不爱,只爱妹妹好身材……”。是不是看傩送二老撵鸭子的河边,我之向往凤凰也是因为沈从文的《边城》。真正自己对凤凰城了解多少。真是可怜啊,去凤凰都没有进入新城一步,我真是个游人啊!住了三天都在古老的沱江两岸--老城。

                    

 

    每当夜幕降临,沱江两岸就亮起了迷离魅惑的霓虹。明天就要离开凤凰,我们又一次来到沱江边,他们每人都去买花灯,花灯是每个放灯人美好心愿的寄托。我站在江边举起相机拍了几幅,也算在祝福远方亲人吧!也不知什么时候我上了船和一群年轻人一起坐船泛舟于夜色掩映,灯光、歌声同时荡漾的沱江中。船行进在古老的河床中,沱江水静静的流淌在船舷下,船行过古城墙城楼,行过杨家祠堂,穿过壮美的虹桥,行过两岸现代灯光照耀下的古老的吊脚楼,心底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描绘。固定在河中间的画舫中,站立着一个个土家妹子,她们的甜甜的歌声从水面上飘来,歌中唱到:

“阿哥要是来看妹呦,

一定要来凤凰哦,

凤凰的阿妹多,

个个都会唱山歌。

阿哥要是来看妹呦,

一定不要坐车来,

车上的扒手多,

当心哥哥被偷着。

阿哥要是来看妹呦,

一定不要走路来,

路上的车儿多,

担心哥哥被碰着。

阿哥要是来看妹呦 ,

一定不要乘船来 。

船上的风浪大,

担心哥哥掉下河。

阿哥要是来看妹呦 ,

一定不要坐飞机来,

飞机上的空姐多,

担心哥哥被迷惑,

阿哥要是来看妹呦,

一定要做梦来,

梦中的你和我,

知心话儿悄悄说。

吆喂——”

 

    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美丽,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浪漫?下船的时候,游客只有对出山歌才准下船。要求想到什么唱什么,看到什么唱什么。于是,歌声笑声此起彼伏,年轻人的开心快乐一浪浪盖过了哗哗的流水声。欢声笑语永远定格在了古老的凤凰,永远飘荡在古老的沱江,永远留在了每一个荡舟人的心灵底片上……凤凰——您留下我的爱!留下一份情缘。“为了你,这座古城已等了一千年。”用这句对我来说一点不过分。

                       朋友,来吧!来到这里体味古老,来到这里体味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